竹漠疏

缘染 第十章

@蓝瑛

​​“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渔人甚异之,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


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”


——


破晓,东方刚泛起鱼肚白。


顾染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,他扭头一看,方雨临眉头皱的紧紧的,手也捏成拳头。


他心疼的抚着方雨临的眉头,轻声安慰着他。


​“唉。”顾染叹了口气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
——


“雨临雨临,看看这是什么?”顾染兴致勃勃的问。


“什么?”方雨临仍低头看着书,漫不经心的说。


“是地图啊地图。”顾染把地图摊在桌上。


方雨临被他搅得看不成书,只好默默把书放在了一旁。


“所以呢?”


“所以你看,太华山……(此处省略一百字对太华山的赞美)”


“。。。”方雨临无语,阿染是不是被逼着吃顾景婳的黑暗料理了,怎么这么不正常。


“所以说,我们要不要去这隐居?”顾染绕了个巨大的圈子,才把话题扯回来。


“什么?”今天的风有点儿大,我没听见。方雨临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
“阿染,不要想一出是一出啊。”他无语的说。


“我认真的”顾染轻轻的说,“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。”


“行啊,我可一直想过陶渊明式的生活啊。”方雨临的语气带着欣喜。


——


什么?你们要隐居???!!!!”顾景婳把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喷了出来。


“表弟呀,你这是又犯什么病了?”


顾染的神情却变得严肃起来“我认真的。”方雨临当初流落街头的事他至今没办法忘记,方雨临像是仙鹤,这凡间拘不住他的。


“你确定姨母会同意?”她不把你打一顿才怪……顾景婳没把下半句话说出来。


“所以还请表姐多多帮忙啦。”他又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。


“我试试吧”她说。


——


商翠语叹了口气。顾染的脾气她是知道的,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但其实特别倔,跟头驴似的。


商翠语只说“你们年轻人的事还得你们自己决定,要是决定好了,就走下去吧。”


她的亲儿子,她怎么会舍得的?但是,但是,自己不能做孩子们路上的绊脚石啊。


——


二人只是收拾了一些衣物和盘缠,至于商翠语要让他们带上的金银细软全都被他们悄悄留在了家里。


二人踏上了行途。


前往太华山。


缘染 第九章

@蓝瑛
茂密的树冠挡去了不少阳光,洒下一地斑驳。香茗的味道在空气中酝酿。

方雨临低头,啜饮了一口杯中的茶。浓密的睫毛在他脸上投射出一小片阴影。

顾染撑着头笑眯眯的看他,心想自家夫人真是好看,看多少遍也不够呢。方雨临被他盯得不好意思“咳”了一声放下了茶。“阿染,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顾染这才发现自己愣了好久“你好看。”

方雨临听了这话脸都红了,连忙低下头想掩饰自己的慌乱,顾染轻笑一声,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个柳叶环轻轻戴在他头上。

“这是什么啊?”方雨临摸了摸头上的柳环问。

“柳叶环啊,以前和景婳学的”顾染慢悠悠地说“说是编给自己喜欢的人的,戴上了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一项不苟言笑的方雨临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“你说的啊,不许反悔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买冰糖葫芦喽——”“新鲜又好吃的大鸭梨——不甜不要钱!”吆喝声此起彼伏,街上行人熙熙攘攘。

人群中走过两位公子,一黑一白。一左一右。二人皆生的英俊潇洒,一路上惹得不少姑娘暗送秋波。这二人便是顾染和方雨临。

两人本来在府内品茶下棋,结果被顾景婳以帮忙买胭脂为由赶了出来。(顾景婳:mmp我才不想看你俩秀恩爱)

​旁边偶然走过一个摇着拨浪鼓的小贩,顾染闪着星星眼跑去买了好几个小孩儿玩的东西。左手拨浪鼓,右手糖人。

方雨临默默把头扭开,我不认识他,不认识。

“小临临你看,这拨浪鼓好玩吧?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那你小时候都喜欢吃什么?不会连糖人儿都没吃过吧?”

方雨临想了想“好像还真没,不过喜欢吃的东西吗?应该也算有吧。”顾染本来就是随口一问,听方雨临这么一讲来了兴致,怂恿他带自己去吃两口,方雨临拗不过他,只好带他去了小时候常去的小巷。

狭窄的小巷,铺着青石板的小路,时间仿佛都变慢了似的。二人沿着青石板一直走,不多时便到了巷尾。一个冒着热气的小摊出现在了二人面前。方雨临要了两碗馄饨,在小木桌前坐下。

顾染才吃了一口,就大呼小叫说好吃,方雨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。

“我小时候啊,经常踩着墙边的樱桃树溜出来玩儿,肚子饿了,就跑到这儿来吃碗馄饨。有次跑的急了,脚下一滑摔了一跤。呶,这还有个疤。”他将袖子往上捋了捋,雪白的小臂上果然有一块浅浅的疤痕。

“我还真没想到,像你这样的乖孩子还会——”顾染脸都憋红了,分明是想笑又极力忍耐的样子。方雨临弹了他脑门儿一下“阿染若是这样,我下次便不给你讲了”

“别,我错了行吧。下次我肯定不笑了”

“没有下次!”

铺子里的灯笼亮了起来,天空渐渐变得有层次起来——西边一抹淡淡的橘黄,东边已经变成了深蓝色。

“怎么一眨眼就天黑了?”顾染嘟囔着。

方雨临朝远方眺望一会儿“河边有放河灯的,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顾染应了声,二人不多时便到了河边。

五颜六色的河灯被一个个放入水中,蜡烛在水中映着波光。

顾染也放了一个,方雨临问他写的什么,他笑答道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——

顾景婳:喂,我的胭脂呢?

@雲了個動次打次舒
日常摸鱼,画的是云舒太太初遇里面的情景。
妈呀我画的好渣 。(连自己都嫌弃)
另外祝也总2018生日快乐(一个迟到的生贺)

【联文】《缘染》

蓝瑛:

江淮遥:



*这是我和朋友们的联文,原创耽美








 







第一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第二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第三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第四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第五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第六章指路  请戳我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目前就是这些了,待日后更新再放入链接